Bog-Delaet.com
耶穌說:「你們奉我的名,無論〈向天父〉求什麼,我一定成全,爲要使父親的榮耀藉著兒子顯示出來。
〈約翰福音 14:13〉
有害病的嗎, 他應該請教會的長老替他禱告,奉主的名替他抹油。這禱告若是出於信心,就能夠治好病人;主會恢復他的健康,病人所犯的罪會得到赦免。所以,你們要互相認罪,彼此代禱,使你們得醫治。義人的禱告有很大的功效。
〈雅各書 5:14-16〉
見證

凡倫逖娜‧阿卡透娃得醫治〈Valentina Arkatova〉


我住在土喇(Tula)的諾窩莫斯科思科(Novomoskovsk)城。這一帶深受輻射線的污染,我的母親和弟弟皆死於癌症。我本來也會有相同的命運,但是上帝奇妙地扭轉了情勢。在這裡我想敘述一下我生命中一些直接與醫治有關的事件。

1991年我開始去教會參加聚會,但是在屬靈恩賜方面,我與那間教會的看法不同。我認為:依據福音書的記載,所有的信徒既都以聖靈之名受浸,他們就都應該會說方言,並有聖靈的恩賜。我把這個想法在教會中直言不諱地表達出來,惹得教友們不高興。當我自己領受聖靈,獲得說方言的恩賜之後,他們就投票(共有五票)將我逐出教會。

回想起來,我反倒很慶幸上帝用這種方式將我帶領到科維的基督徒教會來。在這裡,上帝將 他的道 – 愛的平和道路,亦即救贖之道啟示給我,不僅拯救了我的靈魂,更醫治了我原本將死的身軀。根據聖經的記載我得知:在這間教會中發生的神蹟奇事,直間證明了我們是真正的信徒。一個接著一個的奇蹟,伴隨著上帝賜給我們的信心不斷發生。正如福音書上所說:「他(耶穌)又對他們說: 你們往普天下去,傳福音給萬民(萬民:原文是凡受造的)聽。信而受洗的,必然得救;不信的,必被定罪。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,就是奉我的名趕鬼;說新方言;手能拿蛇;若喝了什麼毒物,也必不受害;手按病人,病人就必好了。主耶穌和他們說完了話,後來被接到天上,坐在神的右邊。門徒出去,到處宣傳福音。主和他們同工,用神蹟隨著,證實所傳的道。阿門!」(馬可福音 16: 15-20,和合本 )

我想再詳細描述一下上帝如何顯神蹟,把我從致命的疾病中拯救出來。2004年的夏末,我的身體開始出現一些令人不安的癥兆:虛弱無力、高燒、寒顫、疲憊、全身不舒服。這種情形持續了兩個月,而且越來越糟,每天都頭痛、體溫至少39度以上、打寒顫。頭甚至痛到連碰都不能碰,彷彿所有的髮根著了火一般! 不停的咳嗽伴隨著濃痰讓我晝夜不得安寧,後腰部位的骨頭和腎臟也疼痛不已。我虛弱不堪,沒人扶持根本出不了門,因此由一位虔誠的主內姊妹來照顧我。她把我安頓在她家,照顧得無微不致。願神賜福恩待她,因為我實在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回報她。

我到科維當地的市立醫院作檢查,醫生安排了一些療程,但是一點用處也沒有,我的病況反而加劇。除了原有的症候之外,又多了呼吸困難、面色異常蒼白,臉、腳和小腿水腫等等。

2004年11月我轉診科維的鐵路醫院,檢查之後院方再把我轉至陸茲城的腫瘤防治中心。在那兒,他們診斷出我得了嚴重的多發性肌漿膜病變、嚴重的次血色指數過低,腎血管硬化,和二級高血壓。

多發性肌漿膜病變是一種可怕的疾病,屬於惡性腫瘤,特徵是血漿細胞病變擴散,侵入身體主要的組織系統,比方說造血功能、骨骼(主要集中在胸腔、脊椎的腰部、頭骨等等),以及排尿系統。新陳代謝將會遭到破壞,而且因為嚴重貧血,其他器官與系統也極可能受到波及。再加上體溫高居不下,對身體也是一大威脅。這疾病逐漸在體內蔓延,最終奪人性命。(「醫生實用手冊」,I. G. Kotschergin主編)

腎血管硬化是一種腎臟疾病。

我獲知診斷結果之後,拒絕接受任何治療,因為我不相信會有任何幫助。我弟弟就是得了重病,到醫院接受治療,最後還是死於癌症。同樣的,我也拒絕接受骨髓穿刺術,因為我記得我母親在莫斯科作過相同的手術,不久之後就過世了。到了2004年12月,我的健康情況已經相當令人擔憂:極度蒼白、困倦、虛弱無力、咳嗽加痰、胸腔疼痛、呼吸困難、高燒39到39,8度,早已病倒在床。當時臉部腫大,外加顎骨疼痛,咀嚼非常吃力。兩腿也發腫,痛到連拖鞋也沒辦法穿,就連襪子都必須特別柔軟,以免壓迫到腳部的皮膚。由於身上的疼痛,別人碰我不得。淋巴結所在之處,以及從腳底至膝蓋的皮膚都漸漸壞死,像碎屑般剝落。不論清洗或搓揉都無法阻止皮膚的壞死。

從陸茲城的腫瘤防治中心回來之後,我馬上著手為自己準備殮衣。後來科維教會的長老來拜訪我,他跟我說:上帝以醫治百病聞名,我應該專注在上頭。當時我無法相信。

因為我的不信阻礙了自己的醫治。如此過了一段時間,直到科維教會在做禮拜時,信徒禱告請上帝加強我的信心。禱告之後,我的內心馬上有了轉變,彷彿大夢初醒一般,我驚覺自己已經有半年沒參加禮拜了。我知道自己還活著,還想去教會做禮拜,並相信自己能被醫治。雖然我沒有親口告訴他們,但是在4月23號,科維教會的信徒們出其不意地馬上過來看我,令我相當驚訝。我請他們為我的醫治禱告。在禱告時,上帝說他會透過科維基督教會的長老來醫治我。上帝的話帶來奇蹟,就在這話說出的當兒,上帝醫治的大能大大地充滿我全身,立刻將我身上的疾病趕走了!連續半年多來高達39至39, 8度的體溫降了下來、咳嗽停了,我恢復體力,覺得身體被更新了。那晚過去之後,我不靠外力就能自己穿衣,去參加禮拜。不用人攙扶我爬樓梯,我自己爬上去,出現在禮拜堂的大廳。禮拜結束之後,我再跟其他人一起走出去。看見我的人都說:我的眼睛已經不像昨天一般混濁黯淡,無法見光,而是像新造一般,充滿了喜悅。

星期二那天,也就是我被醫治之後的第三天,我去野外採草藥。回家的路上遇到主內姊妹娜地亞,他很驚訝我竟然能去散步,並為我得到醫治感到高興。

星期六我又不靠任何幫忙自己抹家裡的地板、整理衣物和床單,並泡一個熱水澡。上帝慈悲為懷,把死神從我家趕走了。

被醫治之後不久,我發現自己可以毫不費力地連續好幾次蹲下來,然後再站起來,甚至兩臂向前伸直做這些動作都沒問題。

我也很高興上帝在許多證人面前醫治我,他們現在都與我一同開心。

一切的榮耀歸與偉大神聖的上帝聖父、聖子與聖靈!阿門!

凡倫逖娜‧阿卡透娃Valentina Arkatova




諾窩莫斯科耶(Novomoskovsk), 俄羅斯

返回目錄  »

尋求主与他的力量

更多 »

范錫‧馬卡魯斯(Vasyl Makarus)是我們教會的牧師,他講述柯維基督教的歷史成立於 1924年。在十六歲的時候他生了一場危及性命的重病,上帝醫治了他,賜給他新的生命。因此他沒結婚,將自己奉獻給上帝。

更多 »

五十多年來,科維教會在每個星期日為全世界禁食、禱告,現在仍然繼續著。下午六點以前我們不進食、不飲水,而在下午兩點到四點之間,我們會多次特別殷切地禱告。代禱的對象包括世上所有的種族、部落、語言、總統、君王與領袖,期盼上帝的恩典能幫助在世上發生的一切事情。
* 在我們網站的右上角標明著我們禱告的時間,您可以依循那時間自行決定您在當地禱告的時間。

更多 »